2020年03月30日 星期一

压实党建责任 密切党群关系 发挥党建引领作用

莱芜“六级联动”工作机制见实效

2020-03-30   来源:济南日报

  为进一步压实党建责任,密切党群关系,发挥党建引领作用,把党组织的服务管理触角延伸到经济发展、基层治理各个领域,莱芜区探索实施党组织“六级联动”网格化包挂联系,实施区委—镇(街道)党(工)委—村(社区)党组织—党(村民)小组—党员—群众“六级联动”工作机制。
  张老汉成了张组长
  “山上的树还管不管了?天天往村里跑!”3月25日一大早,老伴儿拉住张泗亮非要掰扯掰扯:花钱承包的山林到底还要不要?
  “村里的水还没改,人居环境还要提升,好多活都等着我呢!”张泗亮说完,扭头就出了门。
  今年65岁的张泗亮,是莱芜区大王庄镇龙尾村的一名老党员。平时就热爱山水的他退休后承包了村里200亩荒山,经过几年打理,荒山成了绿山,老两口也把山林当成了颐养天年的福地。不过春节过后,当上“六级联动”党员联系户党小组组长的他却把大片青山打入了“冷宫”,山也不上了,眼看成材的树也不修剪了,老伴儿着了急,一个劲地逼问。老伴儿急,他也急,但他俩急的却不是一回事儿。
  “先拆我的,作为组长我先起头,组里每位党员再带头,然后再分头做包户的工作。”3月1日,在村庄拆迁工作会上,张泗亮又主动请缨扛起了“麻烦事”。
  原来,张泗亮小组包的两个自然村经过搬迁改造已于年前进了新楼,但事前说好先住再拆的事,年后村民纷纷变了卦。这可急坏了村“两委”。面对这个烫手山芋,刚上任党员联系户党小组组长不久的张泗亮二话不说就接了过来。“党的工作是啥,咱包户党员就干啥!”
  由于疫情防控期间包户党员通过“六级联动”和村民打下的良好基础,76户村民的思想工作很快被做通,一周时间就完成了目标任务。“人家一个普通党员,没官没职,说白了和咱老百姓没啥两样,两个月来跑前跑后,图啥?还不是为了咱好。”拆了30余年的老房子,村民张泗国没有一点怨言,反而添了更多信任。
  村民的话说得不假,自打“六级联动”当上这个党员包户小组长后,疫情防控时村民的热心慰问、村庄拆迁时的满满信任、人居环境改造时得到的鼎力支持……都让张泗亮有了一股向前的冲劲儿。
  “六级联动”,上下联动。大王庄镇通过“六级联动”在夯实基层治理的同时,积极探索“六级联动+”新模式,让党员积极参与村内各项事务,不仅让党员真切感受到了党的初心,更让他们认识到了作为一名普通党员的真正价值,增强了治理村庄、造福乡里的意识和自觉。
  “山荒了不可惜,百姓的心‘荒’才可怕。我这个党员联系户党小组组长当得值!”面对老伴儿的掰扯,张泗亮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本报记者崔绍磊)爱管“闲事”的老杨
  有人管“闲事”惹人烦,有人管“闲事”却让人感到心里暖。在莱芜区羊里镇北留村就有个爱管“闲事”的老党员杨元辉,大家都亲切地喊他老杨。在村里,老杨是出了名的爱管“闲事”,爱操“闲心”,多年来一直义务为村民调解矛盾。
  3月26日,记者慕名来到村里见到老杨,“老百姓鸡毛蒜皮的事多了,一点小矛盾,时间久了,就会拖出大问题,现在政府推行‘六级联动’,将大家串了起来,更方便我为村民调解了。”杨元辉说。
  自莱芜区“六级联动”网格化包挂联系工作法实施以来,羊里镇在建立为民服务体系上,又探索建立“1+10”党员联系户制度。在北留村,这样网格化包挂联系的党员有31个,杨元辉就包了11户村民,一旦出现矛盾,杨元辉立即赶到现场。这不,前段时间有两兄弟出现矛盾,老杨跑前跑后,让两兄弟重归于好。
  “这件事,情况很复杂,村‘两委’也多次做工作,都没有化解他们的矛盾。多亏了老杨威信高,处理这种事情有经验。即使这样,老杨也多次碰壁,调解了不下10次。”北留村党支部书记张科勤说。
  什么样的矛盾让德高望重的老杨多次碰壁?原来,2016年村庄搬迁工作启动以来,兄弟俩因拆迁款分配问题产生了矛盾。定居外地多年的哥哥,听说村庄搬迁,认为房子有自己的一份;弟弟却认为老宅子多年来是自己在修缮、维护,房子应该是自己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争执不下,反目成仇。
  为此,杨元辉多次带着与两兄弟说上话的党员一起做工作,让他们冷静冷静,也都为人父母,还要给自己的孩子做榜样,不要因为大人的事,影响到下一辈的亲情。经过多次沟通后,兄弟俩还是咬着不松口,这让杨元辉犯了难。
  偶然的机会,老杨了解到,其实两家不是因为这点拆迁款僵持不下,而是心里憋着一口气。一方手里有买房子时的协议,一方认为对方常年在外,家里的事都是自己做,现在见到钱了就想分,让人心寒。
  杨元辉豁然开朗,他发现矛盾的根源不是钱,是理解。做好准备后,杨元辉再次找到兄弟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兄弟俩各退一步,心里的那口气彻底化解了。后来,兄弟俩还因为此事专门邀请老杨到家中做客,表达感激之情。
  现在,村头巷尾,一早一晚,时常都能看到老杨走街串户的身影。
(责任编辑: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