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7月23日 星期五

济南东部发现山东地区最大规模元代壁画墓群

2021-07-08   来源:济南日报

  7月7日早上,济南市考古研究院在济南东郊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正式公布了元代家族墓群的考古成果。
  考古人员介绍,本次发掘共发现陶窑1座,墓葬35座,其中陶窑为汉代砖瓦窑。墓葬主要包括汉代墓葬1座,元代与清代墓葬各12座。此处墓葬是目前山东地区发现的最大规模元代壁画墓群。
  目前,考古发掘工作已基本结束。此次发掘的墓葬数量较多,时代包括汉代、元代、清代,表明该区域存在一个面积较大、延续时间很长的墓地,丰富了济南东部地区古代墓葬资料。
  在现场,专家透露了此次考古的独家“密码”——
  墓门刻字明确墓葬主人和年代
  在现场可以看到,几座墓葬的墓室、墓门等大都保存完整,其中一座墓葬的墓门非常特殊,为方条形青石砌成,门楣上还刻有文字,经仔细辨认,大体是:“济南府历南郡郭氏之门”,后面是小字:“崳山东北三里之地迁茔于此居葬一所太定三年二月上旬”,有几个字漫漶不清。墓门上方的门楼则是青砖砌成,还带有砖砌的图案,以及仿木制斗拱等。
  初步考证得知,“太定”应是“泰定”的简写,太定三年即泰定三年,为公元1325年。泰定是元泰定帝也孙铁木儿的年号。元泰定帝名孛儿只斤·也孙铁木儿,是元朝的第六位皇帝,在位时间为1323年9月到1328年7月。
  济南市考古研究院院长李铭说,这座墓室的墓门在门楼外侧,和砖砌的门楼形成一体。两扇门上各刻有铺首一个,乳丁25个。同年代的墓葬中,刻这样图案的墓门极少。因为这些在古代都是身份的象征,也说明了墓主人的地位非同一般。
  其他几座墓门都分为数层,基本都有彩绘,有的还非常繁复、艳丽,也显示出墓主人的身份非同寻常。
  墓志铭提供了最直接的元代信息
  在另一座墓室内,墙壁上镶嵌着一通石碑,是墓主人的墓志铭。石碑最上方刻的是“峕大元国郭十公之墓志”,说明墓主人的身份是“郭十公”,“峕”为通假字,即“时”字。落款“至元四年十一月十二日立石”。
  至元(1264-1294)是元朝第1代皇帝元世祖忽必烈使用的年号,取意《易经》“至哉坤元”。1264年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到1294年忽必烈驾崩,共使用30年,忽必烈因此被誉为“至元大帝”。至元四年就是公元1267年。
  这通墓志铭开头文字是“济南路历城县宝泉乡郭家庄东北祖茔内东北角于至元四年建修新坟以所”。后面刻有墓主人的名字“郭政”,以及两个妻子、三子一女的名字。
  考古人员介绍,这样的元代墓志铭非常罕见,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墓主人的姓名、身份,以及其妻子、儿女的信息,还有其祖籍地名称及下葬时间等,提供了非常难得的最直接的研究当时丧葬习俗的文物资料,对研究当时本地的社会生活也是很好的佐证。
  墓室内砖雕和彩绘壁画内容丰富
  李铭还介绍,这次发现的元代家族墓群,是山东地区发现的同类墓群中规模最大的。12座元代墓葬中,共有7座墓葬标明了准确纪年,这是一个非常少见的发现。
  “从葬制及随葬品等方面分析,这个家族墓群的墓主人,应该都是当时的富商或地主,没有官职。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家族的人才有财力修建这么多、这么集中的墓葬。”李铭说。
  元代墓室中基本都有壁画,分为砖雕壁画和彩绘壁画。砖雕壁画大都是用砖、石砌成桌、椅、床、门等,彩绘图案就更加丰富了。市考古研究院现场领队邢琪介绍,这批墓葬里彩绘壁画较多,尤其一座双人墓葬里的壁画绘制得最为精美:墓室的墙壁和穹顶上绘制有《孝行故事图》《开芳宴》《启门图》等,还有花卉、云朵等图案,图中有男人、儿童、仕女等,很多带有故事情节。
  李铭说:“图案是最具有研究价值的文物之一,其中透露出来的不只是墓主人的信息,图中人物的服饰、动作、使用的器具等等,都是研究当时社会生活、人情风貌、当地习俗的直接历史物证。还有几座保存完好的墓室的穹顶,也绘制有非常繁复、精细、美丽的图案,就像藻井图案一样。”
  面积较大、延续时间很长的墓地
  这次考古发掘,还发现了汉代墓葬和清代墓葬。汉代墓葬出土了简单的汉画像石,清代墓葬都是砖砌的双人墓,比较简单,现在还保持着出土时的样子。另两座三人合葬墓,墓内陪葬有简单的陶瓷器。
  发掘成果表明,这个区域是一个面积较大、延续时间很长的墓地,元代时是专属的家族墓地。本次发掘共出土陶器、瓷器、铜镜、铜钱等文物共计60余件套。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出土的各类瓷器,作为元代晚期的标准器,可以为周边地区出土的元代瓷器的断代提供帮助。
  这批元代墓葬排列有序,明显经过规划,部分墓主人之间存在血缘关系,为研究元代家族墓地的排列方式提供了新的第一手资料,丰富了济南东部地区古代墓葬资料,为研究元代晚期山东地区,尤其是济南东部地区地主、富人阶层的日常生活、风俗葬俗提供了代表性材料。
(责任编辑:时金)